您好!今天是

葱价大涨行情透视:供求信息匮乏 种植无的放矢

2012-03-19
山西省会计学会
原创
150
“葱”上云霄

“大葱多少钱一斤?”

“5块5。”

“人家都卖4块5。”

“反正我们家不卖。”

这是昨日下午,发生在上海一座菜市场里的对话。

继“蒜你狠”、“姜你军”等时令戏语之后,农产品“过山车”行情的领航员如今轮到了大葱。

“一天一个价!”上述坚守“公道价格”的商贩告诉《第一财经(微博)日报》记者。一天前,上海一座大型蔬菜批发市场的大葱批发价是5.73元/公斤,而今年1月1日的价格为1.2元。

餐桌上的“奢侈品”不独出现在上海。近来北京、广州等地市民也领教了10元买两根大葱的市价。

这是一波两头双输的行情。从种植到终端零售,一棵大葱在进入菜篮子前要经过五个环节,相比蒜姜,其不易贮藏性更是减少了市场腾挪的空间。

上海迎祥有机农场场长康洪莉告诉本报记者,亏钱的还是农民,因为农民应对市场的机动性最差。

年产4.5亿公斤章丘大葱的山东章丘之于全国的贡献如同金乡大蒜,然而,当地葱农得到的种植、供求信息远不如葱白那样“晶莹剔透”。

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由于很多葱农都是跟着感觉走,造成大葱每四五年便陷入一个价格涨跌循环。

量价之变

上述商贩对本报记者说,大葱涨价大约是从一个月之前开始的,最猛的时候每公斤价格超过10元,最近几天价格稍有回落。

根据上海商委网站上显示的江桥批发市场大葱价格,3月15日达到波峰8.85元/公斤。

中国农业信息网跟踪的全国行情显示,2012年前十周,大葱价格从开年2.87元/公斤涨到上周的4.46元/公斤。

“涨价能有什么原因?葱少了,批发市场上批不到。”一名菜贩对本报记者说,他觉得市场上缺大葱是连续下雨导致的。

康洪莉称,农产品价格暴跌暴涨背后的供需不平衡一般有三个原因,上年价格太低“伤农”、天气因素导致减产、人为囤货。

相比一些蒜姜投机者低价收购、高价贮藏、天价出货,大葱的特性决定了炒作空间有限。

据康洪莉介绍,新鲜大葱不能够长时间贮存,如果晒干就要承担“减重”的损失,所以囤积的可能性不大。

章丘市龙山镇连胜大葱专业社主任魏增书告诉本报记者,今年大葱价格暴涨的原因,主要是2011年冬天山东的第一场雪来得太早,葱芽冻死在地里,导致产量减少。

此外,2011年的葱价格太低,一部分农民不再种植大葱。

后者从历史价格走势上可以看得更加真切。

2008年前十周,各地大葱周成交量多数达到了五六十万吨,到了2009年~2010年同期,周成交五六千吨已是高位,价格则经历了同趋势的从高到低。而到2011年,周成交两千吨左右成为同期市场主流,成交价格则是如今看来颇有穿越感的2元/公斤左右。

2012年开年以来,大葱成交量重新站上1万吨/周级别,价格也因此水涨船高。

升值之路

魏增书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全国大葱有一半产自山东,品种为“高白葱”,一年一季,每年6月中下旬栽葱,十月下旬开始收获。上海、浙江、福建等地由于气候温湿,土地松软,主要是种植日本品种“钢葱”,一年多季,随吃随种,主要销往北京、河北等地。

“别看卖到六七块,不论这条链子上哪个环节,其实都不赚钱。”菜贩对本报记者说,“从外地辗转几道手来到上海,花钱雇人、交通运输成本之类的,不赔钱就是好事。”

魏增书表示,大葱从田间地头到消费者的餐桌,大致要经过五个环节:农民种植、经纪人收购、运输户、各地批发市场、卖菜的商贩,这还不包括小经纪人、大经纪人、小批发商、大批发商等多重辗转。

站在上游的农户并不光鲜。

魏增书说,农民种大葱每亩成本2500元左右,其中包括人工、土地、水电、化肥等开销。由于2011年冬天第一场雪来得特别早,葱芽都冻死在地里,所以收成并不好,今年一亩地产葱2000多斤。而专业社是以每亩2000元左右的价格收葱,农民一亩地还赔500元。

按照以往好的年景,一亩能产5000斤左右。

“中间环节一般不会亏钱,亏钱的还是农民。因为农民应对市场的机动性最差。”康洪莉说。

化零为整的专业社则小有赚头。据魏增书介绍,专业社收购大葱之后卖给“跑市场的人”销往各地市场,“今年卖到1.5元/斤。刨去一亩地的成本净赚500元。”

“我们专业社有200多户农户,总共1000多亩。但每年都在减少。因为种葱风险高,收入不稳定,年轻人都出去打工赚钱了,只剩下老人。”他说。

章丘市赭山大葱专业协会的工作人员李鹏飞也告诉本报记者,如今大葱价格猛涨是2010年、2011年暴跌后的结果,以至于到了2011年冬天的大葱种植季节,当地很多葱农最后却选择了放弃。

2011年年初,由于价格急跌,很多葱农以每亩200元的价格将地里的葱承包给经纪人。2012年,当地一些经纪人的承包价格已经达到了3200元/亩,然后再以1.6元/斤的价格批发给外地的大批发商,这些大批发商再将大葱分销给当地的小批发商,最后通过商贩、超市进入销售终端。

谈及物流环节,业内人士表示,现在,一斤通货(地里产出未经加工的大葱)1.9元/斤,运输费用平均0.8~1角/斤;加工过程中,去掉坏的、泥巴,一般10斤通货出7斤精品,还包括人工成本,2角多/斤;运往各地市场的成品大葱以3.5元的单价卖出,“其实赚不了多少,如果葱的湿度太大,一车运下来都是要赔钱的。”

章丘市赭山大葱专业协会会长李家禄介绍说,一般大葱的价格波动周期为5年,其中4年保持较好的价格水平,然后第5年出现价格下滑。

让李鹏飞迷茫的是,由于缺乏透明的供求信息,当地的葱农更多依靠感觉和往年的大葱价格判断是否继续种植,因此,也造成大葱每四五年便陷入一个价格涨跌循环。

山东寿光市田苑果菜合作社负责人李春香建议,建立一个信息发布系统,在每个县市甚至是每个乡镇统计重要农产品目前的种植养殖量和将来的种植意向,以防止农民盲目种植。

这并非无例可寻。

同样是在农业大国巴西,一些农场在和政府的合作中已经引入了远期交割的概念。比如,后者将芝加哥期货交易所的某类农产品价格作为来年收购的目标价位。
联系我们
电话: 0351-4122058
Email: sxskjxh@126.com
网址: www.sxkjxh.cn
地址: 太原市迎泽大街345号